夯管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夯管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鬼事连篇1118-(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9:02:35 阅读: 来源:夯管锤厂家

夜晚,我躺在床上看着一本侦探书睡着了,迷迷糊糊中我仿佛看到一个女人爬上了我的床,那是一张熟悉的脸孔,是苏倩。

她盯着我脸庞浮现诡异的笑容,那粉嫩的脸蛋上突然变的紫黑,而且鼓起了一个包,像一个迅速长大的青春痘然后轻轻的“噗”一声胀破了。那些鼓起的皮挂在脸上,破损处有脓血流了出来。

接着,她那漂亮的脸蛋上竟前仆后继的长起了水泡,鼓起,胀破,残破的皮肤挂在脸上,浓血从不同的地方流了出来,一瞬间整张脸烂的只剩下眼睛清晰可见。可就是这双唯一可见的眼睛,两只眼球接着就鼓出了眼眶,“噗”的一声胀破,浓血流了出来,似乎还有些冰凉的血渍溅在了我的脸上。

我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惊骇的看了看四周,哪里还有半点苏倩的影子。然后,又摸了摸脸孔,手上并没有沾染血迹。原来,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啊!可是梦却如此的真切,我不禁想起了三个月前的那个夜晚…………

那天晚上,我听到有人敲我的后门。我打开门,看见站在台阶上的苏倩,她手里提着行李箱。

说起苏倩,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本来她是与我有婚约的,而且相处的也不错。可直到出现了跟我有贸易往来的周大川后,她渐渐的看不上我这满是鸡粪味的农夫,而是看上了在她眼里看上去温文儒雅,既有男人味而且非常有钱的周大川。不过,在我看来他那都是装出来的。她跟着他去了南方,就这样我们的婚期取消了。

在软和的长沙发上坐下后,她开始讲她的故事。正像我预料到的,吸引住她的、周大川自诩的男人味,后来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暴政和自私自利。她再也不能忍受他的粗暴,就逃走了,回到我这里来。看到过去的情分上,她觉得我会帮助她的。

她没有注意到我已经没什么热情帮她了。实际上,她抛弃我后,我感到很难过,努力把她从我的生活中抹去,尽力地经营我的养鸡场。我现在已经可以自给自足,我喜欢那些家禽,我更愿意自己干养鸡场的活。

但如果苏倩加进来,我就很难再像现在这样自得其乐了。我得把她安顿下来,为了不闷坏她得让她干些不那么重要但也不是可有可无的活。我按部就班的生活就会被打破了。那三千只鸡,正是让人操心的时候,说不定就会受凉或染上别的什么病。

不幸的是,我找不到什么像样的理由来拒绝帮她。而且苏倩用心选择了到达的时间。这时候她在村里不会找到别的住处,一旦我把她留下来,我们之间的坚冰一旦打破,第二天要送她走就不会那么容易了。

毕竟,我曾经很喜欢她,而且那时候我还对她说不论我与她之间发生什么事,如果有麻烦,她都可以来找我。我一向为自己的言而有信而自豪,我真不敢想像她向我的朋友们宣扬在她需要帮助时我如何食言无信。

苏倩还在讲她的丈夫如何粗鲁地对她,而所有的念头都已在我脑子里转了一遍。表面上,我在听她说话,而我心里一直想着那些念头,直到她是如此自然地认为我理应帮助她把我弄得有点恼火了。从她的话里,我已知道她希望我如何帮她,而这令我更加恼火。

我开始看到我会怎样花钱替她请律师办理离婚,我安适的生活将怎样被打乱,我内心的平静将怎样被那些复杂的情感问题破坏。总之,我生活中的所有美好之处都会完结,我越来越恼火,我真想掐住她的脖子。

不过真的掐死一个人可比想像的难得多,我不愿意面对她的脸,就绕到沙发后面,再把手在她的颈上收拢,加劲。后来我发现这样干效率还更高,因为我的手可以使劲地压住她的脖子和头,就像绞刑架上吊死一样而且我还不会被她的手脚的剧烈挥舞踢打弄伤。当她终于瘫软下去,我还并不怎么累,坚持到确信她断气。

她的脸变成了紫黑色,舌头吐出来了,和几分钟前漂亮的面孔比起来令人毛骨悚然。她漂亮的头发也变得暗淡无光,毫无生气。除此以外,苏倩的尸体也没给我留下别的什么感受。

确定她已死去之后,我把她的舌头塞回她嘴里,开始处理尸体。对这一点,当我读到侦探小说里谋杀者总为销毁尸体伤脑筋时,我总想指出,这根本没什么难的,那天晚上我很快就干完了。其实几个星期后才会有人关心苏倩去了哪儿,我无须这么匆忙,但想到我可以把自己的主意付诸实施,我就兴奋不已。第二天早上,我早早起床,在我的养鸡场里忙开了,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三个星期后的一个下午,地方警察登门造访,想弄清我所知的有关苏倩的情况。

我想一定是有人报告苏倩失踪了,他们顺着线索找到了我这儿。问我话的是个高个子警察,我坦诚地告诉他过去我和苏倩的关系以及三个星期前的晚上她如何来看望我,又怎样在同一个晚上离开。

自然,他想知道更详细的情况,还问我为什么在看到报上的寻人启示后不去向警察报告有关苏倩的情况。我解释说,我从不看报纸,而且就算看到报上的启示也不会向警方报告的,因为我知道她是从她丈夫那儿逃出来的。

我告诉高个子警察她要我帮助她,但我拒绝了,我们吵了起来,最后她狂怒地跑出屋子,连帽子、手套和箱子也没拿。我还告诉他我不知道苏倩会去哪儿,不知道她打算怎么办,也不知道她带没带手提袋。

问完这些,高个子警察想看看苏倩的箱子。见箱子没锁,他打开了它。箱子里有个灰色的手提袋,里面是些零钱,还有耳环、钻石戒指、珍珠项链这些女人用的玩意儿,此外还有几把钥匙,其中一把就是这箱子的。检查完箱子里的东西后警察又问起我当晚苏倩所穿的衣服。

这个问题来得比我预料的时间早,我把三个星期前就想好的话告诉他。这些话听起来完全是真的,只是都含糊其辞,毫无价值。三个星期前我把苏倩的衣服和手提袋放进她的箱子里,但箱子没上锁以和钥匙在箱子里发现的情况相符合。干这些事我都带着手套,我可不想干一些诸如在箱子里留下指纹的傻事。

警察详细地听着我的描述,然后拿出一件箱子里的衣服问我是不是苏倩那天晚上穿的那件。那衣服显然是穿过的,但我当然会回答不是。我知道若由那晚看见苏倩走进我这里的人来描述那件衣服的话,它听起来也会或多或少的与我描述的那件相似的。又问了几个不太重要的问题后,警察们告辞了,带走了那箱子、帽子还有手套。

随后的几天,他们又不死心的来我这检查了所有地方,但都以失败而告终。他们又怎么会知道苏倩的每一部分都在粉碎机里磨成了粉末,变成了优质的骨粉和肉粉,至于血也处理成了干血粉,只是通过了另外的一道工序。

这些活对我来说一点不难,因为很久前我就读过关于介绍的处理动物躯干的资料。人的尸体,骨骼还要小一些,所以用粉碎机处理起来,就更容易。

我要特别注意的只是把尸体上的每一个小块都要磨成粉,比如牙就得粉碎两次,直到和骨粉一样细不可辨。至于头发,我把它们烧成了焦炭。

处理好后我用绿苜蓿把那个地方都扫过,接着动物尸体还有绿苜宿、玉米粒都放进粉碎机里加工成饲料,这样人体细胞的痕迹就彻底消除掉了。

肉粉、骨粉还有血粉混上别的什么粉配成混合饲料。这就是我试验孵出的小鸡们的美食。这些小鸡就长成了我准备卖掉的肥鸡,而且这些小鸡以及它们产出的鸡肉为我的养鸡场带来了不小的名声,其他的一些养鸡的人还曾向我讨教混合饲料的配方。

聪明的警察肯定会重新注意我这里,也会知道在哪儿找出证据证明我的养鸡场里曾经有一具尸体,但我保证他不会成功。就算他们解剖整批的肉鸡也不会在它们的身体里发现半点人的细胞,每只吃过人尸体做成的饲料的鸡都已经进人的肚子里了。

人们不会把鸡骨头吞下去,但我想出了个主意把鸡杀好清洗好卖给或送给我的顾客们时要他们答应我回收鸡骨头。我的理由是我短缺骨粉,这样鸡骨头和别的骨头就又进入我的粉碎机里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好例子,不是吗?此外还有相当多的人,有些还在很远的地方参加了这顿人肉大餐,因为他们吃了那些母鸡下的蛋。

警察是不会有兴趣去推敲推敲那些肥料的,如果我是他们,我就不会去白费这个劲。不能出售和食用的鸡的头、爪、内脏还有羽毛之类经过焚烧或烧干后,它们所去的地方还是那个无穷无尽的粉碎机。作为肥料,它们已经遍布在我的整个养鸡场里了。

我想我做的一切让村里人知道的话我就得面临一些不良情绪了,某些心胸狭窄的居民会用恐惧的眼光来看我,他们会把我当做恶魔。不过,对于这一称呼我还是非常喜欢的,在我的认知里恶魔跟天使只是一个称呼罢了。

我把这次谋杀记录了下来,我把这次谋杀当做是一次完美的艺术,我瞒过了所有人,自认为做的天衣无缝。不过,我还是百密一疏,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苏倩自己。她虽然死了,但她的鬼魂还在,除了我只有她知道整个事情的始末。

此时,她脸上挂满了血泡,露出长长的舌头,正一脸狰狞的向我扑来…………

---- 作者寄语:求收藏、求支持、求打赏、各种求,欢迎加入晓风残月,龍信读者群,群号码:203102974

靖远工地自动洗车机维修

淄博风力发电大弯头施工工具齐全

35吨半挂食用油罐式车配置随州东风奶罐车

无尘无菌车间潍坊注塑无尘车间

腹针疗法银川正宗一针疗法多少钱

新鲜铁皮石斛禁忌咽炎吃石斛鲜条新鲜铁皮石斛的吃法

走廊铝方通价格

江西省吸尘车新销售

烟台pvc塑胶地板厂家制药厂手术室塑胶地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