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管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夯管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税改前夜争议扩大商家诉跨境电商新政存七大BUG-【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5:19:26 阅读: 来源:夯管锤厂家

“跨境进口电商新政”进入实施倒计时,但跨境电商平台商、品牌商、服务商却仍是面临政策不确定性带来的重重困惑和担忧。

按财政部、海关总署、国税总局等三部委发文,自2016年4月8日起,我国将实施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税收政策(以下简称新政)。

4月6日,在新京报社主办的“4.8跨境进口电商税收新政考”高峰论坛上,包括天猫国际、京东全球购、苏宁易购、唯品会等跨境电商平台以及Ecolite香港小家电商、 德国inferno连锁超市、德国保健品商家Salus、韩国the jamy美妆百货、英国Sainbury’s超市以及服务商北联等均直言“控诉”新政的不确定性。

争议一:新政与上位法相悖 合法性存在分歧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法》第56条规定,对规定数额以内的物品,可免征关税。《中华人民共和国关税条例》第45条规定,对关税税额在人民币50元以下的一票货物免征关税。

按“新政”提出的“50元的免税额度取消”。此次财政部、海关总署、国税总局等三部委出台的新政只是部门规章,与上述《海关法》和《关税条例》两部上位法明显相悖。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88条,法律的效力高于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规章。行政法规的效力高于地方性法规、规章。

争议二:2万元年消费限额抑制消费需求

数据预测到2020年,中国将有5亿中产阶级。中国消费整体在持续升级,2015年中国的出境游人数达到1.2亿,整个境外消费达到1.5万亿元,这背后是巨大的消费升级的需求。而对于新政中的2000元单笔限额、20000元的年消费限额,相关部委到底是如何计算出来的?能否公示计算过程?在中国购买力越来越强,境外消费呈现出巨大的消费升级需求的背后,新政对每年两万元的限购金额会否抑制消费需求?且在一定程度助长私人代购及水货的市场。

用堵的方法试图解决国内产业升级的问题“行不通”。

对于很多跨境电商企业而言,税改前主要都是跨境保税备货模式,4月8日以后,就意味着2000元以上的商品都无法售卖了,对现存库存压力巨大。而对于消费者而言,2000元以上的商品,只能走海外直邮,消费者如何交税面临技术难题。

比如德国inferno超市实行的就是“订单未动,物流先行”,2000元以上的物品在4月8日之后无法售卖,对库存影响较大。而如果正面清单没有配套下发,就不清楚应该囤什么货。

争议三:“正面清单”出台速度之慢超出行业预期

此次新政中除了税改、消费限额,最大的争议在于监管提出适用于“跨境电子商务零售进口商品清单”以内范围的商品,即由此前的“负面清单”到实行“正面清单”监管。但截至目前,“正面清单”却一直没有正式公布。

商家最担心的是,一旦产品不在“正面清单”上,结果会怎样?现在也没有政策。被迫运回海外甚至销毁?

“负面清单”告诉商家哪些商品不能卖,而对于“正面清单”的监管方式则是很多商品不确定。比如北联在华卖的最好的英国牛奶,现在卖了十万桶,“正面清单”是否可以卖,没有明确的信息,现实的问题是,北联在中国的保税仓有十万桶的牛奶库存,如果不能卖,那只能退回或销毁。

争议四:配套执行细则缺乏 无法落地执行

出台政策一定要有细化的配套执行文件,且细则应该为市场的实际操作和发展留有空间,但跨境电商新政至今没有细则。

天猫国际副总经理刑悦说,新政相关配套技术的不确定性太强,可操作性非常弱。在技术型方案和配套文件没有出台前,两千元钱以上商品面临如何交税的问题。

”税往哪交?“唯品会物流副总经理武迪也说,按新政,两千元以上的商品是按照一般贸易通关征税,但个人消费者又不能作为申报主体,各地方海关直言‘不知道怎么来征税,没有系统’,一些海关甚至对企业说,超过两千元的商品别报了,只有退单。

香港小家电商家ecolite王振刚则说,两千元以上的如果是直邮,比如湖北消费者拿到产品后,要去武汉的天河机场海关交税,坐车两小时;否则,这个产品又退回去,是非常不合理的。

京东全球购负责人邱煌困惑的是,目前主要政策集中在保税模式,针对行邮模式是否还会进一步上调?是否还鼓励B2C平台走行邮?邱煌说,目前都还没有得到官方明确信息。

争议五:新政没有缓冲期 政策缺乏稳定性

信息社会研究所所长王俊秀认为,新政4月8日匆忙实施,执行性非常弱,技术性方案和配套文件还没有出台,不确定性和不可操作性非常明显。

跨境平台商过往的经验表明,一遇到突发事件或者新规发布,海关在执行上就可能有问题。一些跨境电商企业表示,4月8日新规执行的当天,可能没法“出货”。海关新升级的系统与平台对接可能出现问题,行业和消费者都要为此买单。这并非危言耸听。唯品会物流副总经理武迪透露,此次新政某试点海关已经出现问题,每天已积压好几万个订单。

服务商北联的张一弓说,新政给商家预留的执行时间太短,少则三个月的窗口期都没有给予。

德国保健品商家Salus(莎露斯)相关负责人潘晓雯说,跨境电商新政就好像“刚打开一扇窗户,又关上了”,政策缺乏连续性、稳定性。

争议六:跨境电商若无“名分” 行业将被扼杀

唯品会物流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武迪表示,税制新政对跨境电商来说等于是一个“准生证”,这次税制改革调整之后,跨境电商就“落户”了,但是否可以享受后面的一系列权利和义务,深入发展还是个疑问。

天猫国际副总经理刑悦也称,在“出钱”税改后,政策能否尊重个人贸易这个新生事物,给一个合理的“名分”,出台一整套的管理体系。如果在跨境电商“落户”后,所有的法律适用却都是九十年代,完全会扼杀行业。

国内跨境进口电商平台均希望国家能给予跨境进口电商一揽子法律地位的定性承认,而不只是暂行规定的升级版出台。

部分跨境电商进口企业甚至开始困惑,国家制定跨境电商政策的初衷到底在哪?是要缩减对一般贸易之间的税的差额,还是要鼓励跨境电商促进国内各方面的产业升级,以及跨境电商是不是国家长期会支持的产业?

争议七:一般贸易编码可能提升监管成本

天猫国际平台共有5000余个品牌商家,现在都表示非常困惑。例如,现在按照27类的行邮大类归类,比较符合海量商品管理的办法,监管成本低,如果按照一般贸易编码,一个平台都是几十万种品类,则只有八千多个编码,每个品类都不一致,是否适合跨境电商值得商榷。

不锈钢凹槽管

旧房装修

膨胀型钢结构防火涂料电话

互联网专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