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管锤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夯管锤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当CIO遇见SOA是希望还是恐惧

发布时间:2020-07-21 19:04:07 阅读: 来源:夯管锤厂家

摘要:国内CIO对SOA早已听了很多。SOA的理念和他们所面临诸多挑战,促使很多CIO 开始认真地思考企业的IT环境到底需要什么?企业的业务需要到底有多复杂?

关键词:SOACIO

CIO心中的SOA和厂商宣传的SOA,好像并不是一码事儿。

为什么SOA(Service Oriented Architecture,面向服务架构)正在大行其道?答案也许简单到极点。

没有人可以质疑近20 年来,全球商业环境不断加速量变与质变中,第一推动力就是创新技术。而在所有的推动变量当中,IT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因为现代企业越来越高度依赖IT,而日新月异的各种IT 应用又成为企业灵活多变的“变身”基石。

这种对技术创新和IT 创新的逻辑推导,看上去顺理成章。“席卷全球的整合与并购浪潮加剧了企业之间、行业之间重新洗牌,快速变化的市场转变为巨大的业务压力,业务压力又导致 IT 创新呼声日益高涨。”不过,IT 创新与蒸汽机、铁路的出现大大提高地面交通运输能力有着很大不同——运载能力是有极限的,而业务需求永远难以被彻底满足。

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SOA 会火?这近乎于在问“如果没有SOA,企业计算领域的软件公司还能卖什么?”这几年,软件公司义无反顾地“SOA化”,已经足够证明这一点。SAP 从2003 年就开始逐步把产品迁移到SOA 平台上;Oracle 正在全力开发它的下一代SOA 产品Fusion;两年前,BEA 就推出了SOA产品,今年在BEA World 上更是推出了很多实际应用中的成功案例;HP已经把全球的SOA体验中心从2 个增加到5 个,甚至连咨询公司埃森哲也宣布将要投资4.5亿美元来促进SOA的发展。就在刚结束的上一个季度,HP 收购了Mercury/Systinet(解决方案提供商);BEA收购了Flashline(SOA注册服务库提供商);IBM收购了Webify(Web服务和SOA组件解决方案提供商)。

但是,如果问题这样问——“没有SOA,CIO 将面临什么?”显然在目前,甚至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未必能有一个标准答案。要回答这个问题,软件公司仅仅是打动自己和同行还不够,SOA 还必须有打动CIO 的理由。

国内CIO对SOA早已听了很多。SOA的理念和他们所面临诸多挑战,促使很多CIO开始认真地思考“企业的IT 环境到底需要什么?企业的业务需要到底有多复杂?”

从这个角度上看,对CIO而言,有无识别能力显得非常重要。那么,CIO们该如何决策?“CIO采用新技术和新理念的动力有两个,一个是希望,一个是恐惧。”上海家化副总经理王茁说。他所说的希望,就是CIO如果采用某种解决方案或者技术架构,IT和业务的情况也许会变得更好;而所谓恐惧,是指如果你不采用新技术优化现状,那将会面临“下课”的风险。王茁说:“对于SOA,我从来没有恐惧过。”

近1年来,关于SOA的各种概念不绝于耳,一时间,SOA俨然和几年前的ERP 一样,成为企业信息化明天的代名词,SOA似乎已经被认为是企业IT 的未来。无论是ERP 厂商、中间件厂商、构件厂商,还是操作系统、系统集成商,都在以各种方式表达自己进军SOA 的决心。但是,SOA到底是企业IT的终点,还仅是射线上的某个点?《IT经理世界》在针对数十家国内大型企业、软件公司的调研后,并没有获得一个清楚的答案。

关于SOA的一切,需要去认真理解,更需要真实地还原。

第一推动力

采用SOA的第一推动力更多还在提高企业的软件能力上,离直接推动企业业务能力变革尚有很长的一段距离。

张思宇:“SOA是百分之百的技术问题。”

张嵩:“实施SOA要避免把技术风险扩散到业务流程上。”

在记者前往拜访中国外运股份公司之前,中外运作为国内为数不多实施SOA并取得成功的企业,被业界广为传播。对中外运实施SOA 有两个不同的描述版本:第一个版本是个生动的故事,中外运由于经营的大宗物流业务所涉及的单证流、资金流、物流等流程的管理太过复杂,现有软件均无法满足业务需求,公司通过实施SOA 解决了一切;第二个版本是,前不久中外运信息管理部副总经理张思宇博士作为成功的SOA 客户代表,应邀参加某软件公司的SOA 巡讲大会。结果观众在听完张博士的演讲后却面面相觑,觉得张博士所说的SOA 和软件厂商说的SOA,是两码事儿。

“本身就是两码事儿,SOA是100%技术层面上的问题,和业务层面一点关系都没有。”在把中外运的SOA故事的最终版本从头到尾讲了一遍后,张博士总结说。他纠正了不同版本的基本事实——中外运的核心业务系统(海运船货代系统)在开发上采用了SOA的构架方式,并非整个企业IT 都“SOA 化”了。而中外运采用SOA的根本原因是因为其原业务系统是由中外运200 多家分支机构的30多套不同系统“拼装”成的,为了解决IT资源集中管控的问题,才开发了新系统,并由中外运总部集中管理。

张博士介绍说,新系统为了今后升级方便,采用了Web服务方式,将各个单独功能模块包装成服务模块。但这个“服务”是软件模块级的,也就是说,当一个模块需要使用其他服务时,会通过网络协议,将描述服务的XML文件发送给另一个模块,这时相应的服务过程就开始了。“这个过程中的服务,和业务部门需要IT部门提供的服务,完全是两个概念。”

中外运的SOA策略,与美国伍德沃德公司的选择不谋而合。伍德沃德是总部位于美国的一家航空发动机控制器生产制造商。在苏州工业园办公的张嵩是伍德沃德中国的IT 主管,他带领着中国的软件开发团队承担着公司第三代全球信息服务系统(WISE 3)的核心研发工作。“WISE 3是对在伍德沃德运行了20年的MRPⅡ(WISE 1)系统的一次重大升级。”张嵩说。这个重大升级就是向SOA迁移。

当初,伍德沃德做出升级决定还是出于技术层面的考量:除了因为第一代字符界面和第二代C/S架构的WISE在技术上已经落伍外,最关键的原因在于WISE2所使用的Oracle窗体开发工具已被Oracle公司淘汰,不再提供服务和升级。“当时,我们决定向SOA迁移是认为,获得持续的企业IT 能力最重要。”张嵩说。这个最重要的原因背后其实就是企业IT的升级能力不足,所以伍德沃德的决策者决定以某种标准的、可以永久添加功能的方式来实现WISE 3,而这和SOA正好合拍。

中外运和伍德沃德对SOA的最初需求完全是纯技术层面的,这与诸多SOA对企业业务能力提升的宣传相去甚远。可见,SOA“能够提升企业的软件能力”与“直接推动业务能力的变革”之间,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松跨越的小缝隙。

外界觉得已经“SOA化”的中外运,必然已经具备了“技术实体”和“业务实体”直接对等连接的企业IT 环境。实际上,中外运目前并不具备这样的能力。现在,已经“SOA 化”的中外运海运船货代系统只有两个外部数据接口,一个连接中外运的EDI系统,另一个连接客户数据系统,这两个接口的功能也仅是交换数据,对业务的整体提升作用还没有显现出来。SOA在中外运的作用与Gartner在1996年首次提出SOA概念时的定义非常吻合—— SOA 是指软件接口之间的“服务”。当年,SOA 出现的背景不过是美国大型企业需要升级、改造遗留系统,而迁移这些系统中存放多年的数据和业务风险太大,不得不通过SOA的方式,给这些系统穿上一层“服务的外衣”而已。

这可能对还没有实施SOA 或还对SOA只停留在了解层面上的CIO而言,可能会有些失望。符合SOA理念的IT环境如果不能让CIO从此忘掉技术参数,直接和业务需求对话的话,那么SOA 并没有超出系统优化、系统集成、封装构件或流程这些技术范畴太多。

说到底,对于中外运和伍德沃德来说,采用SOA的第一推动力是IT系统改造的需求,而不是所谓的业务灵活性。实际上,在张思宇博士看来,即使是Garnter提出的给遗留系统“穿外衣”的SOA 概念也难以实现,于是,中外运最终还是选择开发新的核心业务系统。

“CIO采用新技术和新理念的动力有两个,一个是希望,一个是恐惧。对于SOA,我从来没有恐惧过。”

责编:

贵阳植发价格

西安面部填充医院

贵阳面部填充价格